testing….

文章內容

1955年震動中外的孫立人案,當時總統府參軍長孫立人,因過去部屬涉嫌兵變遭限制自由,最近在副總統陳誠生前遺留檔案中,發現蔣中正總統在孫案發生半年後,與孫立人會面談話紀錄,蔣對孫案定調為政治事件,非司法案件,勸誡孫不要過問政治。蔣認為孫不聽勸告,才會被他人利用,發生不幸事件,孫也向蔣中正說私心至覺愧罪,表達他的歉意。

孫立人1955年7月辭去參軍長職務,蔣與孫兩人在12月23日見面。根據陳誠家族友人說法,這份文件正本不知去向,國史館或中研院可能都沒有這份談話紀錄,這是當時有人將蔣孫談話節錄後,重新繕寫給陳誠,再以照相方式留存,但謄寫的那份文字稿已經找不到了,僅留照片檔案。

會面紀錄抄寫也拍照 陳誠安排有深意

這位人士說,陳誠生前不只是抄寫,還拍照,將蔣孫兩人在孫案發生後的會面談話紀錄留存下來,這樣用心保存,不知道陳誠的用意何在?陳誠讓後人能夠看到蔣孫兩人的談話,應該是很有深意的安排。

蔣中正與孫立人會面是在1955年12月23日上午10時,這是孫案發生後半年,外界多認為當年5月案發後,兩人就沒有見過面,從這份談話記錄,可證明兩人案發後,仍然在總統府總統辦公室見過面,開誠布公對話。

蔣指孫被人利用 製造政治事件

根據會談紀錄,蔣中正問孫立人近來看了什麼書,孫答,「近月不出戶,亦無賓客往來。平時除讀所喜愛軍事書籍外,常閱曾文正公家書家訓,頗得反省思索,溫故知新之益。」孫立人對蔣中正表達歉意,他說,「此次事件(指郭廷亮匪諜案)辱勞總統甚多,私心至覺愧罪,最後復蒙寬容,感激莫名,憶從戎30年,深受領袖恩遇,今後一切,惟有以事實報答。」

蔣中正說,「往日余一再告爾,既身為軍人,即不應過問政治。須知政治是不好幹的,如必強欲為之,徒足以害人害己。汝不聽我之忠告,其結果乃自身之長處,未得發揮,反為他人利用汝之弱點,致發生此次不幸事件。此次事件,不但為汝個人事業之一大打擊,亦為國家之莫大損失。」蔣中正對孫立人態度寬大,他告訴孫,「今事過境遷,汝亦痛切悔悟,余必不究既往。」

孫表達歉意 但認為自己無涉政治

孫立人自認沒有搞政治,孫對蔣說,「我有數言,須向總統呈明,但絕非為自己辯護。即我身為軍人,軍人而搞政治,即失其為軍人之本色,且平日對政治確無興趣,甚至從不涉獵有關政治方面之書籍。」蔣中正不以為然,他回答孫,「事實證明,汝乃於不知不覺中,陷入政治漩渦。此次事件,不能否認為一政治性事件。」

孫立人先後在普渡大學、維吉尼亞軍校,接受美國教育,蔣提醒孫多學習中國文化,他說,「作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必須要有中國文化精神之修養。科學可學外國,文化則是學不到的。汝可乘此機會,多研讀中國古書,尤其是曾文正公家書家訓,更非細讀精思,切己躬行不可。」孫回答,「當恪遵訓示,在個人修養方面著力。」

從這份新發現的檔案可以看到,蔣以孫被人利用,捲入政治漩渦,不追究孫,希望孫悔悟。孫雖表達謙恭自省,但不認為有涉足政治,蔣孫兩人仍存有歧見。孫當時仍在台北,後來才遷回台中,直到蔣經國死後,才解除對孫的行動限制,近年更是各方推動翻案。

蔣中正日記顯示不滿孫立人的親美立場。圖為美國第八軍團司令泰勒上將(右一)1954年訪台,時任總統府參軍長孫立人(左二)趨前握手寒暄。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蔣中正日記顯示不滿孫立人的親美立場。圖為美國第八軍團司令泰勒上將(右一)1954年訪台,時任總統府參軍長孫立人(左二)趨前握手寒暄。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孫與美方關係密切 觸動蔣神經

1990年代以來的翻案風,雖釐清孫案與共黨關係,但對孫個人與美方千絲萬縷的關係,少有著墨。孫立人在內戰期間由蔣中正派往台灣訓練新兵,1949年下半年派孫為台灣防衛司令,1950年3月升任陸軍總司令,但孫與美方過從甚密,引起許多揣測。

美國國務院歷史檔案中,可以看到非常多孫立人對美國官員批評國府官員的紀錄,美方也認為孫立人與美國有一致利益,從內戰時就積極推動孫立人接管台灣,直到1950年代,美國都沒有放棄這個想法,去蔣拱孫,符合美國利益,這些都讓孫逐漸失去蔣的信任。

避免意外問題 美決定不介入孫案

根據美國中情局解密檔案,早在1952年1月7日情報分析,中情局預判孫立人會是下一波被鬥爭的對象,因為孫對美軍顧問團提供部隊中政治團體的情報。蔣中正日記也有許多不滿孫立人與美方往來的紀錄,這些都顯示親美立場害了孫。

中情局1955年8月2日的解密檔案顯示,孫立人在7月30日對美方說,擔心被捕。同時期國務院與大使館往來通信不斷,大使館認為不該棄孫於不顧,國務院要求大使館對孫案不要表態,美國對孫案沒有官方立場。

美方不表態,應是冷卻孫案考量較多,若過度介入台灣內政,反可能造成意料之外的問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