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新模板

知識作為生產要素此一概念,最早可以回溯一九六二年美國經濟學家馬克洛普(Fritz Machlup)在其所著「美國知識的生產與分配」一書首先提出,

文章內容

知識作為生產要素此一概念,最早可以回溯一九六二年美國經濟學家馬克洛普(Fritz Machlup)在其所著「美國知識的生產與分配」一書首先提出,馬克洛普根據第二次大戰後到五○年代末期美國的社會發展與產業結構變化背景,提出「知識產業」的概念,馬克洛普認為知識產業包括:研發、教育、資訊設備、資訊服務和傳播媒體等五項。在書中他亦指出,從1947年至1958年的十一年間,美國的知識產業每年平均以10%的速度增加,五八年知識產業的產值已經占全美國GNP的29%。

[h5p id=”1″]

以知識為基礎的新經濟迴異於傳統農業經濟與工業經濟的型態,其主要特徵為一是知識為重要性日增的有價商品;二是知識與產業活動距離日益縮短;三是知識為投入產生規模經濟與多樣化經濟,成效取決於知識的折舊與過時速度,因此,速度與先馳得點的優勢演變成為產業競爭的關鍵;四是知識為產出的一部份,使最終商品呈現低度物質化趨勢,這讓製造與服務、硬體與軟體間的界線愈趨模糊;五是資訊科技與網路大幅提昇了人類創造、處理、流通知識的能力,善用資訊科技與網路為產業發展的要素;六是資訊科技與網路激化全球競爭。

知識經濟鼓勵學習與創新,建構新的知識網路,擴展知識的流通,其目的亦在於促進組織的成長,展現競爭優勢,確保居於領先地位。基本上,知識經濟的發展與成長,需要以創新為動力,包括技術創新(如新產品的製造、新生產方法、以及新材料的使用)、市場創新和組織創新,這些「創新」作為,必須結合個人學習、團隊學習和組織學習,才能讓組織不斷的成長。因此,各國發展知識經濟,乃是透過「學習」和「創新」的方式,提升人力素質,確保經濟成長,促進國家永續發展。

其後,不同領域的學者對知識經濟這個概念亦做更深入的研究,如:一九七三年美國哈佛大學社會學家貝爾(Daniel Bell)出版的「後工業社會的來臨-對社會預測的一項探索」一書,引起社會大眾廣泛的討論。貝爾將人類文明社會的演進區分為三階段:前工業社會、工業社會和後工業社會,後工業社會的特徵一是經濟方面,從製造業經濟轉向服務業經濟;二是職業性質,專業與技術人員將居於社會主導地位;三是中軸原理,理論與知識將居於中心地位;四是未來方向,技術發展將會有所計畫與控制;五是決策選擇將倚賴新的智識技術。

又如:美國未來學家奈斯比(John Naisbitt)於「大趨勢」(1982)一書更明確指出知識是經濟社會的主要驅動力,價值的增長不再是通過勞動而是知識。一九九六年OECD則在「1996科學、技術和產業展望」報告中首度提出以知識為基礎的經濟,將知識經濟定義為直接建立在知識與資訊的生產、分配和使用上的經濟。

雖然各界對知識經濟的定義有些爭議,世界主要先進國家為因應知識經濟的到來,仍然努力推動國家級的計畫,以期在這新世紀之新經濟架構下佔據一有利的戰略位置。如:英國的「一九九八年競爭力白皮書」(1998),提出電子商務願景,致力於創建一個現代化、以知識作為驅動力量的新經濟模式;日本的「日本新千禧年大計畫架構」(1999),內容包括:建構電子化政府、全面推動資訊化教育、推動二十一世紀資訊通信技術計畫; 新加坡的「Singapore One」(S-One)計畫(1996),預定於2001年完成全國寬頻網路建設,使所有的政府機構、學校、圖書館、企業和家庭網網相連,達成「智慧島」的目標;韓國的「二十一世紀韓國網路發展計畫」(Cyber Korea 21, 1999),宣示將建設韓國成為二十一世紀最具創意的知識經濟大國。

由上可知,知識經濟是以知識為成長的經濟運作體系,不管是OECD和世界銀行都具體指出知識經濟的四大層面,包括經濟與制度體系,知識機構、人力資源及資訊基礎建設。吳思華、蔡文鈞、鄭仲興和顏如妙(民90)亦提出知識經濟的四大要素:1.知識資本;2.創新能力;3.資訊科技應用;4.知識社會基礎建設,並據此建構知識經濟社會指標。是故,環境與制度面、資訊科技面、人力發展面、創新系統面形成知識經濟四大重要構面,包括 (1) 企業環環:包括社會制度、經濟體系、法令規章、倫理規範等;(2) 資訊基礎建設:包括資訊、科技與通訊的重要基礎設施;(3) 人力資源發展:包括人才培育、訓練與整合;(4) 知識創新系統:包括激勵系統、研發系統的建立等,這些範疇與教育政策關係極為密切。所以,知識經濟時代中,教育政策的擬定,必須考慮整個知識經濟的發展及需求。

一、知識創新對經濟發展的影響

21世紀正邁向創新經濟時代,它的三個時代特徵:(1)技術快速演進;(2)劇烈的全球化競爭;(3)商機無限。企業想要在創新經濟時代繼續存活,必須從教育著手,培養人員重視創新的紀律與問題解決能力,這才是滋養企業創新的基礎。我國亦於2000年八月行政院核定經建會所提「知識經濟發展方案」,希望十年內達到先進知識經濟國家水準,重點包括:(1)全國研發經費佔GDP之3%(其中30%來自政府部門,70%來自民間部門);(2)技術進步對經濟成長的貢獻達75%以上;(3)政府及民間投入教育經費總和佔GDP的7%以上;(4)知識密集型產業產值佔 GDP的60%以上;(5)寬頻網路配置率及使用費與美國相當。

創新經濟的時代背景與過去20世紀的環境大不相同,是因為全球化發展、網際網路普及、科技快速創新,導致經營環境快速變遷、競爭壓力加劇,創新與速度是企業競爭優勢的唯一來源,創新與行銷成為企業最重要的功能,肩負企業創新與行銷功能的經營者、經理人、專業參謀人員,必須具備獨立思考與問題解決的紀律與能力,方能有效執行創新與行銷業務,取得競爭優勢,因此,培育創新型人才已成為21世紀企業最重要的人才戰略。

人類社會經濟型態的發展,從早期的農業經濟型態,到工業經濟型態,降及電腦科技的出現,正式邁入資訊經濟型態。隨著知識生產在資訊經濟型態的重要性與日俱增,人類又向前邁進了知識經濟型態,開啟了二十一世紀知識經濟的新紀元。世界的經濟發展從區域進到全球共同的經濟體,企業的競爭也必須要能與世界接軌才得以生存。有鑑於國際人才的取得有助於國家競爭力的提升,越來越多的國家在人才培育政策上,著重於培育具備創新理念且訓練有素、易於流通的就業人才,所應具備的能力包括廣泛的技術、溝通、管理、及創業等技能,並能夠隨著全球化與技術進步的腳步隨時更新智識能力。

二、人才資源是知識經濟的重要基礎

人才資源是由知識和學習知識的能力、技能、發明創造力、組織管理、判斷決策、完成任務能力等看似抽象但是起決定作用的人力因素所構成。在知識經濟社會,其具體表現為:人的智慧和創新,並被投入與貨幣相通的市場經濟的流通網絡,形成了人才資源與非人力資源(物質、貨幣等)共同訂立的特別市場契約,共擔企業風險,共享企業利益,成為企業最重要的資源。

從「Human Capital」的思維切入,員工被視為「資本」,而非「成本」;企業競爭力就建基在人力資本,透過創意資本的累積,為組織創造最高價值。這種把人力、智力資源視為有價經濟資源的想法,直接強調了知識的價值。人的智慧和創新這種高智力勞動可轉化為獨立的策略、構思,進而形成各種具有開拓性的設計、發明、創造及組織管理等,它們的定型化,就形成獨樹一幟的特有的資產--人力資產。

這些資產比傳統的有形資產(原材料、廠房、設備、貨幣等)更能發揮出無可比擬的巨大作用,並能帶來巨大的增值和財富,從而使市場經濟的發展不再屬於資源依賴型而轉化為依賴於人的知識智慧和創新能力發展程度的知識依賴型。人力資源已經是企業經營中最重要的資源。

過去半個多世紀以來,臺灣能夠從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殘破中,開創出舉世稱羨的政經奇蹟,所依靠的最大動能,就是充沛的人力資源,以及蓬勃的高等教育所提供的高級人才。搜尋臺灣發展的軌跡,六○年代經濟起飛,所靠的是從農村釋出的優質勞動力,他們以臺灣人勤奮不辭勞苦的精神,在生產線上澆鑄出「臺灣製造」的榮耀標誌,並為國家換取豐厚的外匯收入;八○年代經濟結構轉型以資訊科技為主,從國外回臺與本地培養的人才,以研發與創新能力,將臺灣打造成全球科技重鎮;九○年代後,大舉西進的臺商,以臺灣人的打拚氣概,結合資金、技術與人才,為臺灣經濟汲取中國大陸的經濟養分。

無論政府、組織、學校、企業或其他機構組織,皆以教育、訓練作為其人才培育的方式。而所謂教育是指個人一般知識、能力之培養,包括專門知識、技能及生活環境的適應力,是較為長期、廣泛且較客觀之能力發展;而訓練是指為提升個人在執行某個特定職務所必要之知識、技能及態度或是培養其解決問題之能力的一切活動。人才為國家人力之資源,也是產業發展之資產,任何一個有遠見之政府必然要重視人才之培育,透過各級學校人才之培育,以及各種在職訓練,提升人力素質,以提供產業用人和國家建設所需,提升國家之競爭力。

21 世紀經濟全球化、自由化與知識經濟的發展,各國政府不但發現人民教育程度提升的重要性,更認知到傑出人才是一國競爭力提升與研發新產品及新技術最重要的來源,因此各國政府紛紛將人才培育列為重要政策,擬訂法案及提撥經費,不僅致力推動世界一流大學培養人才,亦增加投資以提升全民勞動力的知識與技術,厚植國家競爭力。

人才在產業結構中有其關鍵的重要性,而人才的來源則需透過正式和非正式教育加以培育。人才是國力的根本,人才的養成必須仰賴優質的教育。胡珍珍(2008)就認為,一個人的核心能力是指執行某種特定的工作時所應具備的關鍵能力,而這些能力項目大多能透過學習與訓練來增加或改變,這些能力都是組織競爭優勢的來源(高正奇,2012),而且不是恆久不變,必須與時並進,是必須持續學習。

黃能堂(2009)依據美國勞工部「達成技能需求委員會」1991 年出版的研究報告《工作對學校的要求》(What Work Requires of Schools) 結果來看,學校對人才培育的重點應該包括「基礎技能」與「職場能力」(workplace competencies) 兩大方面(如表一所示)。其中,前者又細分為:「基本技能」、「思考技能」和「個人品質」等三項基礎技能;後者則涵蓋「資源」、「人際」、「資訊」、「系統」與「科技」等五項職場職能。再依產業所需,特色化建構學生核心能力,才能立即時回饋職場場域中面對的管理、顧客與產品面的技能需求。

發佈留言